關於部落格
塞爾瑪的素描【訪客隔離狀態】
  • 301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[插圖未完成][Novel]02.Brother's care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※ ※ ※
  「讓這種妖怪住在我們家,會不會有問題…該不會是惡魔之類吧…?」睡意濃厚的度納古瑪斯耳邊小聲地問。
他長著跟瑪斯差不多的模樣,是她的雙生哥哥。但性格並不相同。

「現在也已經讓這傢伙進去了、還能把『他』丟出去嗎!膽小鬼。」瑪斯卻以一副厭惡的表情回應道。
「妳怎可以這樣說我…!」他話口未完,瑪斯卻返回房間睡覺。
 
「我只是擔心而已…」他垂下頭喃喃自語。

  面對著性格相反的妹妹,他跟本就無從入手。這三年間,她的態度變得越來越冷漠了。
但是,平常不帶朋友回家玩的她居然會帶了那隻妖怪回來…!也許她覺得只有我們兄妹倆居住的這間祖屋很孤單吧?

神啊…希望今後她會變好吧…即使只是一會兒也好。


度納古心裡如此想著。他想著想著、卻不自覺地進入夢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※ ※ ※
  很快就過了一星期。

  鑑於星空高原的地理因素,度納古每天約凌晨三時就必須要起床上學。他就讀的北塞爾瑪貝爾私立小學距離自己的家約2000米高,每天上學也必須花上起碼四至五小時。一不慎遲起床就必須遲到。
瑪斯的學校則在星空高原上,因此較為方便。
幾經辛苦終於到達學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好!度納古,你好嗎?
  「Bonjour!Dolagu,Comment allez-vous ?」
一名金髮女生向度納古打招呼。
「呃、呃、呃…派翠卡妳別說法語吧!我聽不明白!」度納古卻慌張地回應她的問候。

派翠卡翻一翻白眼,說:「今天你怎樣了、經常心神仿佛似的?因為…妳妹妹的事?」

他點點頭。
「你啊、就主動跟她多聊天嘛!再這樣下去,你們倆會有『代溝』的。」她以大姐姐的口吻跟他說教道。
「我像不說話的人嗎!每次我跟她聊天她都會擺出一副不耐煩的表情…」度納古灰心地說。

「除了某些事情外,她已經很久沒有主動跟我聊天了。這樣的狀況已經持續了三年…」他補了一句。
「又是因為『悲劇』所影響嗎?她還真是看不開啊!」

度納古瞪了派翠卡一眼後就垂下頭。
派翠卡一語不發。

「…她的心情我很明白,不過再這樣下去的話、恐怕她會…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※ ※ ※
  「…再這樣下去的話,恐怕妳哥哥會更孤獨啊。」「他」如此對瑪斯說道。
瑪斯看了阿瑪爾一下,但她沒有說話。
「這些事又關你何干、『山羊』還是不會說話較好…」她帶著嘲諷的字眼回應道。
 他們倆正在客廳,背對背地聊天。 

「『小姐』!朋友他不是有很多嗎?怎可能會孤獨?」瑪斯的目光正注視著一本法語會話書籍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並不孤獨知道嗎?「山羊大叔!
「Il n'est pas seul,OK?"Chèvre d'oncle"!」她故意用法語說道。當然,「他」聽不明白。

「…對我說話妳別說外地話!」阿瑪爾提亞憤怒地的扯著瑪斯的衣領,並狠狠地瞪著她。

「我只是稍為看不過眼才跟妳說一聲。雖然我只是『觀察』你們一星期,但作為旁觀者的我說已經看出了。」「他」銳利的目光仿彿像會發亮,但是看起來很不舒服。

「看起來很娘娘腔、很懦弱的某人其實比妳更堅強;比起只懂得逃避和用外地話去暗地裡咒罵人的某位…不但不了解他的心情,還要嘲諷來嘲諷去算是什麼?看來妳以為自己什麼也懂。他既然是有著相同的『悲劇』的話,這種不幸的遭遇他的朋友根本就不明白,只有妳才明白…知道嗎?所以我才說他很『孤獨』。」
「他」鬆開手,很快地飄上二樓的房間去。

  「…這傢伙!說話的語氣竟然跟父親…一模一樣!」瑪斯氣憤道。
她胸口有種灼熱的感覺。然而這種感覺對她說,一點也不好受。

  等等…為什麼「他」好像看穿了我們倆的狀況?只是剛來了一星期不久…
看來度納古跟了這「山羊」說了我們倆的事?多餘的傢伙!
不過算了…最近我對度納古的態度的確很差,他向「他」傾訴心事也是應該的。


  她繼續看她的書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※ ※ ※
  「我回來了…」度納古約晚上八時半以疲乏的身驅回家。
「我吃了飯。餘下的飯菜在廚房的鍋內,自己翻熱吧。」瑪斯一如既往地回應道。

「啊…對了,你不是說過…有空就乘火車到狄菲家去嗎?…算我的份兒。畢竟、我已經很久沒有見她了…通常只有你探望她。」

「咦…?好的好的!」度納古高興地回應。
太好了,她好像變好了…以前一提到探望狄菲的事,她總是拒絕。

他躺在沙發上,看見獨來獨往的阿瑪爾提亞
「呃、你…要不要吃飯?今晚我的心情很好,假如想吃其他菜的話我可以弄喔!」

「免了。」「他」拒絕了度納古的「熱情」招待。


「…真是的,怪里怪氣!」度納古瞬間的歡樂心情卻被粉碎了。
不過,他心裡還是滿高興的。

  可是,這種高興的心情還可以持續下去嗎?
畢竟瑪斯的性格還是一如既往地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